功效:

  肝肾不足,真阴亏损,精血枯竭,憔悴羸弱,腰痛足酸,自汗盗汗,水泛为痰。

组成

  地黄〔砂仁酒拌九蒸九晒〕八两、山茱肉〔酒润〕四两、山药四两、茯苓〔拌乳〕三两、 丹皮三两、泽泻三两
  蜜丸,空心盐汤下,冬酒下。

方解

  此足少阴厥阴药也。
  熟地滋阴补肾,生血生精。
  山茱温肝逐风,涩精秘气。
  牡丹泻君相之伏火,凉血退蒸。李时珍曰,伏火即阴火也,阴火即相火也,世人专以黄蘖治相火,不知丹皮之功更胜也,丹者南方火色,牡而非牝,属阳故能入肾,泻阴火,退无汗之骨蒸。
  山药清虚热于肺脾,补脾固肾,能涩精。
  茯苓渗脾中湿热,而通肾交心,泽泻泻膀胱水邪,而聪耳明目。

  六经备治,而功专肾肝,寒燥不偏,而补兼气血,苟能常服,其功未易殚述也。

  或谓肾气丸为补水之剂,以熟地大补精血故也,不知精血足则真阳自生。况山药茱萸,皆能涩精固气。气者火也,水中之火,乃为真阳,此剂水火兼补,不寒不燥,至平淡,至神奇也。
  或曰肾气丸实补肝药也,肾为肝母,子虚则补母之义。古云,肝肾之病,同一治也。【昂按】肾气丸熟地温而丹皮凉,山药涩而茯苓渗,山茱收而泽泻泻,补肾而兼补脾,有补而必有泻,相和相济,以成平补之功,乃平淡之神奇,所以为古今不易之良方也。即有加减,不过一二味,极三四味而止,今人多拣本草补药,任意加入,有补无泻,且客倍于主,责成不专,而六味之功反退处于虚位,失制方之本旨矣,此后世庸师之误也。

方论

  补真阴,除百病。钱氏仲阳因仲景八味丸减去桂附,以治小儿,以小儿纯阳,故减桂附。今用通治大小证。仲景曰,气虚有痰,宜肾气丸补而逐之,丹溪曰,久病阴火上升,津液生痰不生血,宜补血以制相火,其痰自除。发热咳嗽。肾虚则移热于肺而咳嗽,按之至骨,其热烙手,骨困不任为肾热。头晕目眩。直指方云,淫欲过度,肾气不能归元,此气虚头晕也,吐衄崩漏,脾不摄血,致血妄行,此血头晕。耳鸣耳聋,遗精便血,消渴淋沥,失血失音,舌燥喉痛,虚火牙痛,足跟作痛,下部疮疡等证。诸证皆由肾水不足,虚火上炎所致,详注分见各门。

  李士材曰,用此方者,有四失。地黄非怀庆则力薄,蒸晒非九次则不熟,或疑地黄之滞而减之,则君主弱,或恶泽泻之泻而减之,则使力薄,故归咎于药之无功,毋乃愚乎。按择泻本经云聪耳明目,为其能渗下焦之湿热也,湿热既除,则清气上行,故能养五脏,起阴气补虚损,止头旋,有聪耳明目之功,是以古方用之。今人多以昏目疑之,盖服之太多,则肾水过利而目昏,若古方配合,多寡适宜,未易增减也。
  本方煎服名六味地黄汤,治同。
  赵养葵 作《医贯》专用此汤大剂治病。且云即以伤寒口渴言之,邪热入于胃府,消耗津液,故渴,恐胃汁乾,急下之以存津液。其次者,但云欲饮水者不可不与,不可多与,别无治法。纵有治者,徒知以芩、连、栀、蘖、麦冬、五味、花粉,甚则石膏、知母,此皆有形之水,以沃无形之火,安能滋肾肝之真阴乎?若以六味地黄大剂服之,其渴立愈,何至传至少阴而成燥实坚之证乎!【昂按】以地黄汤治伤寒,亦赵氏之创见也。

  李士材 曰,肾有两枚,皆属于水,初无水火之别。仙经曰,两肾一般无二样,中间一点是阳精,两肾中间,穴名命门,相火所居也,一阳生于二阴之间,所以成乎坎而位于北也。
  李时珍 曰,命门为藏精系胞之物,其体非脂非肉,自膜裹之,在脊骨第七节两肾中央,系著于脊,下通二肾,上通心肺贯脑,为生命之原,相火之主,精气之府,人物皆有之,生人生物,皆由此出,内经所谓七节之旁中有小心是也,以相火能代心君行事,故曰小心。【昂按】男女媾精,皆非禀此命火以结胎,人之穷通寿夭,皆根于此,乃先天无形之火。所以主云为而应万事,蒸糟粕而化精微者也。无此真阳之火,则神机灭息,生气消亡矣。惟附子肉桂,能入肾命之间而补之,故加入六味丸中,为补火之剂。有肾虚火不归经,大热烦渴,目赤唇裂,舌上生刺,喉如烟火,足心如烙,脉洪大无伦,按之微弱者,宜十全大补汤。吞八味丸,或间燥热如此,复投桂附,不以火济火乎。
  或曰心包相火附于命门,男以藏精,女以系胞,因嗜欲竭之,火无所附,故厥而上炎。且火从肾出,是水中之火也,火可以水折,水中之火,不可以水折。桂附与火同气而味辛,能开腠理,致津液,通气道,据其窟宅而招之,同气相求,火必下降矣。然则桂附者,固治相火之正药欤,八味丸用泽泻。
  寇宗奭 谓其接引桂附,归就肾经。
  李时珍 曰,非接引也,茯苓泽泻,皆取其泻膀胱之邪气也。古人用补药必兼泻邪,邪去则补药得力,一阖一辟,此乃玄妙,后世不知此理,尊一于补,必致偏胜之害矣。

  汉武帝病消渴,曾服此丸。喻嘉言 曰,下消之证,饮水一斗,小便亦一斗,故用此以折其水,使不顺趋,夫肾水下趋则消,肾水不上腾则渴,舍此安从治哉。《金匮》用此方治脚气,上入少腹不仁,又治妇人转胞,小便不通。更其名为肾气丸,盖取收摄肾气归元之义。

  朱丹溪 曰,君火者,心火也,人火也,可以水灭,可以直折,黄连之属可以制之,相火也,天火也,龙雷之火也,阴火也,不可以水湿折之,当从其类而伏之,惟黄柏之属可以降之,按知蘖八味丸与桂附八味丸,寒热相反,而服之者皆能有功,缘人之气禀不同,故补阴补阳,各有攸当,药者原为补偏救弊而设也。

  《医贯》曰左尺脉虚细数者,是肾之真阴不足,宜六味丸以补阴。右尺脉沉细数者,是命之相火不足,宜八味丸以补阳。至于两尺微弱,是阴阳俱虚,宜十补丸。此皆滋先天化源,自世之补阴者,率用知柏反戕脾胃,多致不起,不能无憾,故特表而出之。

  又曰,王节斋 云,凡酒色过度,损伤肺肾真阴者,不可过服参耆,服多者死,盖恐阳旺而阴消也。自此说行而世之治阴虚咳嗽者,视参芪如砒鸩,以知黄柏为灵。使患此证者,百无一生,良可悲也。盖病起房劳,真阴亏损,阴虚火上故咳,当先以六味丸之类补其真阴,使水升火降,随以参耆救肺之品,补肾之母,使金水相生,则病易愈矣。世之用寒凉者,固不足齿,间有知用参芪者,不知先壮水以制火,而遽投参耆以补阳,反使阳火旺而金益受伤,此不知后先之著者也。

加减化裁

  钱氏1加减法,血虚阴衰。熟地为君,精滑头昏。茱为君,小便或多或少,或赤或白。茯苓为君,小便淋沥。泽泻为君,心虚火盛及有瘀血。丹皮为君,脾胃虚弱,皮肤乾涩。山药为君,言为君者,其分用八两,地黄只用臣分两。  

  本方加附子肉各一两,名桂附八味丸。崔氏治相火不足,虚羸少气,王冰所谓益火之原以消阴翳也,尺脉弱者宜之。
  本方加黄蘖(柏)、知母各二两,名知柏八味丸。治阴虚火动,骨痿髓枯,王冰所谓壮水之主以制阳光也,尺脉旺者宜之。此以补天一所生之水也。
  本方加桂一两,名七味地黄丸,引无根之火,降而归元。
  本方加五味三两,名都气丸,治劳嗽,益肺之源以生肾水,再加桂亦治消渴。
  本方加五味二两,麦冬三两,名八仙长寿丸,再加紫河车一具,并治虚损劳热。河车名混沌皮,本人之血气所生,故能大补气血。
  本方加杜仲〔姜炒〕牛膝〔酒洗〕各二两,治肾虚腰膝酸痛。
  本方去泽泻,加益智仁三两,治小便频数,益智辛热,涩精固气。
  本方用熟地二两,山药、山茱、丹皮归尾、五味、柴胡、各五钱,茯神、泽泻、各二钱半,蜜丸,朱砂为衣,名益阴肾气丸。即东垣明目地黄丸,治肾虚目昏。
 〔加柴胡者,所以升阳于上也〕桂附八味丸,加车前牛膝,名肾气丸,〔金匮〕治蛊胀,〔别见湿门〕。

参考文献

1.中国哲学书电子计划
2.汪昂(清). 本草备要

脚注
  1. 钱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