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功效

  镇风汤治小儿急惊风。其风猝然而得,四肢搐溺,身挺颈痉,神昏面热,或目睛上窜,或痰涎上壅,或牙关紧闭, 或热汗淋漓。

二、组成

钩藤钩(三钱)、 羚羊角(一钱,另炖兑服)、 龙胆草(二钱) 、青黛(二钱) 、清半夏(二钱)、 生赭石(二钱, 轧细)、 茯神(二钱) 、僵蚕(二钱)、 薄荷叶(一钱) 、朱砂(二分,研细送服)

  磨浓生铁锈水煎药。

三、方论

  小儿得此证者,不必皆由惊恐。有因外感之热,传入阳明而得者,方中宜加生石膏;有因热疟而得者,方 中宜加生石膏、柴胡。 急惊之外,又有所谓慢惊者,其证皆因寒,与急惊之因热者,有冰炭之殊。

急满惊风辨

  方书恒以一方治急、慢惊风二证,殊属差谬。慢惊之证,惟庄在田《福幼编》辨之最精,用方亦最妙。其辨慢惊风,共十四条∶

  1. 慢惊吐 泻,脾胃虚寒也。
  2. 慢惊身冷,阳气抑遏不出也。
  3. 慢惊鼻风煽动,真阴失守,虚火烧肺也。
  4. 慢惊面 色青黄及白,气血两虚也。
  5. 慢惊口鼻中气冷,中寒也。
  6. 慢惊大小便清白,肾与大肠全无火也。
  7. 慢 惊昏睡露睛,神气不足也。
  8. 慢惊手足抽掣,血不行于四肢也。
  9. 慢惊角弓反张,血虚筋急也。
  10. 慢惊 乍寒乍热,阴血虚少,阴阳错乱也。
  11. 慢惊汗出如洗,阴虚而表不固也。
  12. 慢惊手足螈 ,血不足养筋也。
  13. 慢惊囟门下陷,虚至极也。
  14. 慢惊身虽发热、口唇焦裂出血却不喜饮冷茶水,进以寒凉愈增危笃,以及所吐之乳、所泻之物皆不甚消化,脾胃无火可知。唇之焦黑,乃真阴之不足也明矣。

  脾风之证,亦小儿发痉之证,即方书所谓慢惊风也。因慢惊二字欠解,近世方书有改称慢脾风者,有但称脾风者。二名较之,似但称脾风较妥,因其证之起点由于脾胃虚寒也。
  盖小儿虽为少阳之体,而少阳实为稚阳,有若草木之萌芽,娇嫩畏寒。是以小儿或饮食起居多失于凉, 或因有病过服凉药,或久疟、久痢,即不服凉药亦可因虚生凉,浸成脾风之证。其始也,因脾胃阳虚,寒饮凝 滞于贲门之间,阻塞饮食不能下行,即下行亦不能消化,是以上吐而下泻。久之,则真阴虚损,可作灼热,其 寒饮充盛,迫其身中之阳气外浮,亦可作灼热,浸至肝虚风动,累及脑气筋,遂至发痉,手足抽掣。
  此证庄在 田《福幼编》论之最详,其所拟之逐寒荡惊汤加味理中地黄汤二方亦最善。先用逐寒荡惊汤,大辛大热之剂, 冲开胸中寒痰,可以受药不吐,然后接用加味理中地黄汤,诸证自愈。愚用其方救人多矣,而因证制宜又恒有 所变通,方能随手奏效。

四、医案

张锡纯镇风汤:医案一

  族侄××七八岁时,疟疾愈后,忽然吐泻交作。时霍乱盛行,其 家人皆以为霍乱 证。诊其脉弦细而迟,六脉皆不闭塞。
  愚曰∶此非霍乱。吐泻带有粘涎否?其家人谓偶有带时。愚曰∶此寒痰 结胸,格拒饮食,乃慢惊风将成之兆也。投以逐寒荡惊汤、加味理中地黄汤各一剂而愈。
  又∶此二汤治慢惊风,虽甚效验。然治此证者,又当防之于预,乃为完全之策。

张锡纯镇风汤:医案二

  一孺子,年五六岁,秋夏 之交,恣食瓜果当饭。至秋末,其行动甚迟,正行之时,或委坐于地。愚偶见之,遂恳切告其家人曰∶此乃慢惊风之先兆也。小儿慢惊风证,最为危险,而此时调治甚易,服药两三剂,即无患矣。其家人不以为然。至冬初,慢惊之形状发现,呕吐不能受食,又不即治。迁延半月,病势垂危,始欲调治。而服药竟无效矣。

张锡纯镇风汤:医案三

  又∶有状类急惊,而病因实近于慢惊者。一童子,年十一二,咽喉溃烂。医者用吹喉药吹之,数日就愈。 忽然身挺,四肢搐搦,不省人事,移时始醒,一日数次。诊其脉甚迟濡。询其心中,虽不觉凉,实畏食凉物。 其呼吸,似觉短气。时当仲夏,以童子而畏食凉,且征以脉象病情,其为寒痰凝结,瘀塞经络无疑。投以《伤寒论白通汤,一剂全愈。

张锡纯镇风汤:医案四

  又∶治一五岁幼童,先治以逐寒荡惊汤,可进饮食矣,而滑泻殊甚。继投以加味理中地黄汤,一日连进两 剂,泄泻不止,连所服之药亦皆泻出。遂改用红高丽参大者一支,轧为细末,又用生怀山药细末六钱煮作粥, 送服参末一钱强。如此日服三次,其泻遂止。翌日仍用此方,恐作胀满,又于所服粥中调入西药百布圣六分, 如此服至三日,病全愈。

张锡纯镇风汤:医案五

  又治一未周岁小孩,食乳即吐,屡次服药亦吐出,囟门下陷,睡时露晴,将成脾风。俾其于每吃乳时,用 生硫黄细末一捻,置儿口中,乳汁送下,其吐渐稀,旬日全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