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风(六钱)、 真辽人参(四钱,另炖同服,或用野台参七钱代之,高丽参不宜用)、 清半夏(三钱)、 生石膏(八钱)、 僵蚕(二钱) 柿霜饼(五钱,冲服) 、麝香(一分,药汁送服)

 治中风有表不解,而浸生内热者。

  中风之证,多因五内大虚,或秉赋素虚,或劳力劳神过度,风自经络袭入,直透膜原而达脏腑,令脏腑各 失其职。或猝然昏倒,或言语謇涩,或溲便不利,或溲便不觉,或兼肢体痿废偏枯,此乃至险之证。中之轻者, 犹可迟延岁月,中之重者,治不如法,危在翘足间也。故重用防风引以麝香,深入脏腑以搜风。犹恐元气虚弱, 不能运化药力以逐风外出。
  故用人参以大补元气,扶正即以胜邪也。
  用石膏者,因风蕴脏腑多生内热,人参补 气助阳分亦能生热,石膏质重气轻性复微寒,其重也能深入脏腑,其轻也能外达皮毛,其寒也能祛脏腑之热, 而即解人参之热也。
  用僵蚕者,徐灵胎 谓邪之中人,有气无形,穿经入络,愈久愈深,以气类相反之药投之则 拒而不入,必得与之同类者和入诸药使为向导,则药至病所,而邪与药相从,药性渐发,邪或从毛孔出,从二 便出,不能复留,此从治之法也。僵蚕因风而僵,与风为同类,故善引祛风之药至于病所成功也。
  用半夏、柿 霜者,诚以此证皆痰涎壅滞,有半夏以降之,柿霜以润之,而痰涎自息也。 此证有表不解,而浸生内热者,宜急用发汗药,解其表,而兼清其内热。又兼有内风煽动者,可与后内 中风治法汇通参观, 于治外感之中兼有熄内风之药,方为完善。
  中风之证,有偏寒者,有偏热者,有不觉寒热者。拙拟此方治中风之无甚寒热者也。若偏热者,宜《金匮要略》风引汤加减(干姜、桂枝宜减半)。若偏寒者,愚别有经验治法。

张锡纯搜风汤:病案一

  曾治一媪,年五十许,于仲冬忽然中风 昏倒,呼之不应,其胸中似有痰涎壅滞,大碍呼吸。诊其脉,微细欲无,且迟缓。

  知其素有寒饮,陡然风寒袭 入,与寒饮凝结为恙也。急用胡椒三钱捣碎,煎两三沸,取浓汁多半茶杯灌之,呼吸顿觉顺利。继用干姜六钱, 桂枝尖、当归各三钱,连服三剂,可作呻吟,肢体渐能运动,而左手足仍不能动。又将干姜减半,加生黄 五 钱,乳香、没药各三钱,连服十余剂,言语行动遂复其常。

  若其人元气不虚,而偶为邪风所中,可去人参,加蜈蚣一条、全蝎一钱。若其证甚实,而闭塞太甚者,或 二便不通,或脉象郁涩,可加生大黄数钱,内通外散,仿防风通圣散之意可也。

  徐灵胎 曾治一人,平素多痰,手足麻木,忽昏厥遗尿、口噤手拳、痰声如锯。医者进参附、熟地等药, 煎成末服。诊其脉,洪大有力,面赤气粗。
  此乃痰火充实,诸窍皆闭,服参附立危。遂以小续命汤去桂附,加 生军一钱为末,假称他药纳之,恐旁人之疑骇也。三剂而有声,五剂而能言。然后以养血消痰之药调之,一月 后,步履如初。
  此案与愚所治之案对观,则凉热之间昭然矣。又遗尿者多属虚,而此案中之遗尿则为实,是知 审证者,不可拘于一端也。然真中风证极少,类中风者极多,中风证百人之中真中风不过一二人。审证不确即 凶危立见,此又不可不慎也。

 

参考文献

1.维基百科

共享方式

  该文章内容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