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芪 来自维基百科

药材鉴别图谱

黄芪的功效

  补气,升气,生肌肉,敛汗,善治胸中大气下陷,主痈疽、久败疮、小便不利、崩漏、带下、自汗

黄芪的属性

  性温,味微甘。能补气,兼能升气,善治胸中大气(即宗气,为肺叶 辟之原动力)下陷。

古籍中黄芪记载

  《神农本草经》谓主大风者,以其与发表药同用,能祛外风,与养阴清热药同用,更能熄内风也。谓主痈疽、久败疮者,以其补益之力能生肌肉,其溃脓自排出也。表虚自汗者,可用之以固外表气虚。小便不利而肿胀者,可用 之以利小便。妇女气虚下陷而崩带者,可用之以固崩带。为其补气之功最优,故推为补药之长,而名之也。

阅读更多

病案一  

  沧州董氏女,年二十余。胸胁满闷,心中怔忡,动则自汗,其脉沉迟微弱,右部尤甚,为其脉迟, 疑是心肺阳虚,询之不觉寒凉,知其为胸中大气下陷也。其家适有预购黄芪 一包,俾用一两煎汤服之。

  其族兄 ××在座,其人颇知医学,疑药不对证。愚曰∶“勿多疑,倘有差错,余职其咎。”服后,果诸病皆愈。其族兄 疑而问曰∶“《神农本草经》黄芪原主大风,有透表之力,生用则透表之力益大,与自汗证不宜,其性升而能 补,有膨胀之力,与满闷证不宜,今单用生黄芪 两许,而两证皆愈,并心中怔忡亦愈,其义何居?”答曰∶ “黄芪 诚有透表之力,气虚不能逐邪外出者,用于发表药中,即能得汗,若其阳强阴虚者,误用之则大汗如雨 不可遏抑。惟胸中大气下陷,致外卫之气无所统摄而自汗者,投以黄芪 则其效如神。至于证兼满闷而亦用之者, 确知其为大气下陷,呼吸不利而作闷,非气郁而作闷也。至于心与肺同悬胸中,皆大气之所包举,大气升则心 有所根据,故怔忡自止也。”继加桔梗二钱,知母三钱,又服两剂以善其后。 一妇人产后四五日,大汗淋漓,数日不止,情势危急,气息奄奄,其脉微弱欲无,问其短气乎?心中怔忡 且发热乎?病患不 能言而颔之。知其大气下陷,不能吸摄卫气,而产后阴分暴虚,又不能维系阳分,故其汗若斯之脱出也。

  遂用 生黄芪 六钱,玄参一两,净萸肉、生杭芍各五钱,桔梗二钱,一剂汗减,至三剂诸病皆愈。从前五六日未大便, 至此大便亦通下。

病案二  

  邑王氏女,年二十余,心中寒凉,饮食减少,延医服药,年余无效,且益羸瘦。后愚诊视,其左脉微弱不 起,断为肝虚证。其父知医,疑而问曰∶“向延医延医,皆言脾胃虚弱,相火衰损,故所用之方皆健脾养胃, 补助相火,曾未有言及肝虚者,先生独言肝虚,但因左脉之微弱乎?抑别有所见而云然乎?”
  答曰∶“肝脏之 位置虽居于右,而其气化实先行于左,试问病患,其左半身必觉有不及右半身处,是其明征也。”询之,果觉 坐时左半身下坠,卧时不敢向左侧,其父方信愚言,求为疏方。
  遂用生黄芪八钱,柴胡、川芎各一钱,干姜三 钱,煎汤饮下,须臾左侧即可安卧,又服数剂,诸病皆愈。
  惟素有带证尚未除,又于原方加牡蛎数钱,服数剂 带证亦愈。
  其父复疑而问曰∶“黄芪为补肺脾之药,今先生用以补肝,竟能随手奏效,其义何居?”
  答曰∶ “肝属木而应春令,其气温而性喜条达,黄芪 之性温而上升,以之补肝原有同气相求之妙用。

  愚自临证以来, 凡遇肝气虚弱不能条达,用一切补肝之药皆不效,重用黄芪 为主,而少佐以理气之品,服之复杯即见效验,彼 谓肝虚无补法者,原非见道之言也。” 《神农本草经》谓黄芪 主大风者,诚有其效(参阅“论肢体痿废之原因及治法”中傅××妻治案)。 《神农本草经》谓黄芪 主久败疮,亦有奇效。

病案三

  奉天张××,年三十余。因受时气之毒,医者不善为之清解, 转引毒下行,自脐下皆肿,继又溃烂,睾丸露出,少腹出孔五处,小便时五孔皆出尿。
  为疏方∶生黄芪 、花粉 各一两,乳香、没药、银花、甘草各 三钱,煎汤连服二十余剂。
  溃烂之处,皆生肌排脓出外,结疤而愈,始终亦未用外敷生肌之药。

病案四

  黄芪 之性,又善利小便。(参阅曲直汤下王姓治案)
  黄芪 不但能补气,用之得当,又能滋阴。本村张媪年近五旬,身热劳嗽,脉数至八至,先用六味地黄丸 加减煎汤服不效,继用左归饮加减亦不效。
  踌躇再四忽有会悟,改用生黄芪六钱,知母八钱,煎汤服数剂,见 轻,又加丹参、当归各三钱,连服十剂全愈。盖虚劳者多损肾,黄芪 能大补肺气以益肾水之上源,使气旺自能 生水,而知母又大能滋肺中津液,俾阴阳不至偏胜,而生水之功益普也。至数剂后,又加丹参、当归者,因血 痹虚劳,《金匮》合为一门,治虚劳者当防其血有痹而不行之处,故加丹参、当归以流行之也。

  黄芪之性,又善治肢体痿废,然须细审其脉之强弱,其脉之甚弱而痿废者,西人所谓脑贫血证也。盖人之 肢体运动虽脑髓神经司之,而其所以能司肢体运动者,实赖上注之血以涵养之。其脉弱者,胸中大气虚损,不 能助血上升以养其脑髓神经,遂致脑髓神经失其所司,《内经》所谓“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也。拙拟有加 味补血汤、干颓汤,方中皆重用黄芪 。凡脉弱无力而痿废者,多服皆能奏效。若其脉强有力而痿废者,西人所 谓脑充血证,又因上升之血过多,排挤其脑髓神经,俾失所司,《内经》所谓“血菀(同郁)于上,为薄厥” 也。如此等证,初起最忌黄芪 ,误用之即凶危立见。迨至用镇坠收敛之品,若拙拟之镇肝熄风汤建瓴汤治之。 其脉柔和而其痿废仍不愈者,亦可少用黄芪助活血之品以通经络,若服药后,其脉又见有力,又必须仍辅以镇 坠之品,若拙拟之起痿汤黄芪赭石、 虫诸药并用也。 黄芪升补之力,尤善治流产、崩带。

病案五

  沈阳朱××,黎明时来院扣门,言其妻因行经下血不止,精神昏愦,气息若无。急往诊视,六脉不全仿佛微 动,急用生黄芪 、野台参、净萸肉各一两, 龙骨、 牡蛎各八钱,煎汤灌下,血止强半,精神见复,过数点 钟将药剂减半,又加生怀山药一两,煎服全愈。

病案六

  邑刘氏妇,年二十余,身体羸弱,心中常觉寒凉,下白带甚剧,屡治不效,脉甚细弱,左部尤甚。投以生黄芪、生牡蛎各八钱,干姜、白术、当归各四钱,甘草二钱,数剂全愈。

  盖此证因肝气太虚,肝中所寄之相火 亦虚,因而气化下陷,湿寒下注而为白带。故重用黄芪以补肝气,干姜以助相火,白术扶土以胜湿,牡蛎收涩 以固下,更加以当归之温滑,与黄芪并用,则气血双补,且不至有收涩太过之弊(在下者因而竭之),甘草之 甘缓,与干姜并用,则热力绵长,又不至有过热僭上之患,所以服之有捷效也。

  炉心有氢气,人腹中亦有氢气,黄芪者能引氢气上达于肺,与吸入之氧气相合而化水,又能鼓胃中津 液上行,又能统摄下焦气化,不使小便频数,故能治消渴。玉液汤、滋 饮,皆治消渴之方,原皆重用黄芪。 黄芪 入汤剂,生用即是熟用,不必先以蜜炙。
  若丸散剂中宜熟用者,蜜炙可也。若用治疮疡,虽作丸散, 亦不宜炙用。王洪绪《外科证治全生集》曾详言之。

  至于生用发汗、熟用止汗之说,尤为荒唐。盖因气分虚陷 而出汗者,服之即可止汗,因阳强阴虚而出汗者,服之转大汗汪洋。若气虚不能逐邪外出者,与发表药同服, 亦能出汗。是知其止汗与发汗不在生、熟,亦视用之者何如耳。

附录

  柳河仲××来函∶ 庚午季秋,偶觉心中发凉,服热药数剂无效。迁延旬日,陡觉凉气上冲脑际,顿失知觉,移时始苏。日三 四发。屡次延医延医不愈。乃病不犯时,心犹清白,遂细阅《衷中参西录》,忽见夫子治坐则左边下坠,睡时不 敢向左侧之医案,断为肝虚。且谓黄芪与肝木有同气相求之妙用,遂重用生黄芪治愈。乃恍悟吾睡时亦不能左 侧,知病源实为肝虚,其若斯之凉者,肝中所寄之相火衰也。爰用生箭 二两,广条桂五钱,因小便稍有不利, 又加椒目五钱。煎服一剂,病大见愈。遂即原方连服数剂,全愈。

参考文献

1.维基百科

共享方式

  该文章内容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