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黄药材图鉴

麻黄的功效

  麻黄(Ephedrae Herba)味微苦,性温。为发汗之主药。于全身之脏腑经络,莫不透达,而又以逐发太阳风寒为其主治之大纲。故《神农本草经》谓其主中风伤寒头痛诸证,又谓其主咳逆上气者,以其善搜肺风兼能泻肺定喘也。谓其破癥瘕积聚者,以其能透出皮肤毛孔之外,又能深入积痰凝血之中,而消坚化瘀之药可偕之以奏效也。且其性善利小便,不但走太阳之经,兼能入太阳之府,更能由太阳而及于少阴(是以伤寒少阴病用之),并能治疮疽白硬,阴毒结而不消。

文献中关于麻黄的记载

  1. 《神农本草经》:味苦温。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症坚积聚。一名龙沙。
  2. 《本草备要》:轻,发汗。辛温微苦1。入足太阳(膀胱),兼走手少阴、阳明(心、大肠)而为肺家专药。能发汗解肌,去营中寒邪,卫中风热,调血脉,通九窍,开毛孔,治中风伤寒(中,犹伤也),头痛温疟,咳逆上气2,痰哮气喘3,赤黑斑毒4,毒风疹痹,皮肉不仁,目赤肿痛,水肿风肿。过剂则汗多云阳,夏月禁用5

张锡纯详论麻黄

  太阳为周身之外廓,外廓者皮毛也,肺亦主之。风寒袭人,不但入太阳,必兼入手太阴肺经,恒有咳嗽、微喘之证。麻黄兼入手太阴为逐寒搜风之要药,是以能发太阳之汗者,不仅麻黄,而《伤寒论》治太阳伤寒无汗,独用麻黄汤者,治足经而兼顾手经也
  凡利小便之药,其中空者多兼能发汗,木通、 蓄之类是也。发汗之药,其中空者多兼能利小便,麻黄、 柴胡之类是也。伤寒太阳经病,恒兼入太阳之腑(膀胱),致留连多日不解,麻黄治在经之邪,而在腑之邪亦兼能治之。盖在经之邪由汗而解,而在腑之邪亦可由小便而解,彼后世用他药以代麻黄者,于此义盖未之审也。 受风水肿之证,《金匮要略》治以 越婢汤,其方以麻黄为主,取其能祛风兼能利小便也。愚平素临证用其 方服药后果能得汗,其小便即顿能利下,而肿亦遂消。特是,其方因麻黄与石膏并用,石膏之力原足以监制麻黄,恒有服之不得汗者,今变通其方,于服越婢汤之前,先用白糖水送服西药阿斯匹林一瓦半,必能出汗,趁其正出汗时,将越婢汤服下,其汗出 必益多,小便亦遂通下。
   东人××博士,用麻黄十瓦,煎成水一百瓦,为一日之量,分三次服下,治慢性肾炎小便不利及肾脏萎缩。小便不利,用之有效,有不效,以其证之凉热虚实不同,不知用他药佐之以尽麻黄之长也。试观《金匮要略》水 气门越婢汤,麻黄辅以石膏,因其脉浮有热也(脉浮故系有风实亦有热),麻黄附子汤辅以附子,因其脉沉而寒也。通变化裁,息息与病机相符,是真善用麻黄者矣。
  古方中有麻黄,皆先将麻黄煮数沸吹去浮沫,然后纳他药,盖以其所浮之沫发性过烈,去之所以使其性 归和平也。 麻黄带节发汗之力稍弱,去节则发汗之力较强,今时用者大抵皆不去节,至其根则纯系止汗之品,本是一物,而其根茎之性若是迥殊,非经细心实验,何以知之。
  陆九芝 谓∶“麻黄用数分,即可发汗,此以治南方之人则可,非所论于北方也。盖南方气暖,其人肌肤薄弱,汗最易出,故南方有麻黄不过钱之语;北方若至塞外,气候寒冷,其人之肌肤强浓,若更为出外劳碌, 不避风霜之人,又当严寒之候,恒用七八钱始能汗者。夫用药之道,贵因时、因地、因人,活泼斟酌以胜病为 主,不可拘于成见也。”

参考文献

1.河北新医大学《医学衷中参西录》修订小组. 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河北人民出版社,1974.
2.维基百科

共享方式

  该文章内容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heyttu.cn
  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屏蔽。

脚注
  1. 僧继洪曰∶中牟产麻黄,地冬不积雪,性热,故过服泄真气[]
  2. 风寒郁于肺经。经曰∶诸气 郁,皆属于肺[]
  3. 哮证宜泻肺气,虽用麻黄,而不出汗,本草未载[]
  4. 胃热,一曰斑证,表虚不得再汗,非便闭亦不可下,只宜清解其热[]
  5. 汗者心之液,过汗则心血为之动摇,乃骁悍之剂。丹溪以人参、麻黄同用,亦攻补法也。东垣曰∶十剂曰轻可去实,葛根、麻黄之属是也。邪客皮毛,腠理闭拒,营卫不行,故谓之实,二药轻清,故可去之。时珍曰∶麻黄太阳经药,兼入肺经,肺主皮毛;葛根阳明经药,兼入脾经,脾主肌肉。二药皆轻扬发散,而所入不同。王好古曰∶麻黄治卫实,桂枝治卫虚,虽皆太阳经药,其实营卫药也。心主营为血,肺主卫为气。故麻黄为手太阴之剂,桂枝为手少阴心之剂。时珍曰∶仲景治伤寒,无汗用麻黄,有汗用桂枝,未有究其精微者。津液为汗,汗即血也,在营则为血,在卫则为汗。寒伤营,营血内涩。不能外通于卫,卫气闭固,津液不行,故无汗发热而恶寒;风伤卫,卫气外滞,不能内护于营,营气虚弱,津液不固,故有汗发热而恶风。然风寒皆由皮毛而入,皮毛肺之合也,盖皮毛外闭,则邪热内攻,故用麻黄、甘草同桂枝,引出营分之邪,达之肌表;佐以杏仁,泄肺而和气。汗后无大热而喘者加石膏。《活人书》,夏至后加石膏知母,皆泄肺火之药,是麻黄汤虽太阳发汗重剂,实散肺经火郁之药。腠理不密,则津液外泄,而肺气虚,虚则补其母,故用桂枝同甘草,外散风邪以救表,内伐肝木以防脾;佐以芍药,泄木而固脾;使以姜、枣,行脾之津液而和营卫。下后微喘者,加浓朴、杏仁,以利肺气也。汗后脉沉迟者加人参,以益肺气也。《活人书》,加黄芩为阳旦汤,以泻肺热也。是桂枝汤虽太阳解肌轻剂,实为理脾救肺之药也。诸家皆以麻黄桂枝为肺经药,谓伤寒传足不传手者误也。桂能平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