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功效

  加味补血汤治身形软弱,肢体渐觉不遂,或头重目眩,或神昏健忘,或觉脑际紧缩作疼。甚或昏仆移时苏醒致成偏枯,或全身痿废,脉象迟弱,内中风证之偏虚寒者((肝过盛生风,肝虚极亦可生风)),此即西人所谓脑贫血病1也。 久服此汤当愈。 

二、组成

生箭芪(黄芪)(一两)、当归(五钱) 、龙眼肉(五钱)、 真鹿角胶(三钱,另炖同服)、 丹参(三钱)、 明乳香 (三钱) 、明没药(三钱) 甘松(二钱)
   服之觉热者,酌加天花粉、天冬各数钱。觉发闷者,加生鸡内金钱半或二钱。服数剂后,若不甚见效, 可用所煎药汤送服麝香二厘或真冰片半分亦可。若服后仍无甚效,可用药汤,送制好马钱子二分。

三、方论

   脑充血者,其脑中之血过多,固能伤其脑髓神经。脑贫血者其脑中之血过少,又无以养其脑髓神经。是以究其终极,皆可使神经失其所司也。
  古方有当归补血汤,其方黄芪 、当归同用,而黄之分量,竟四倍于当归, 诚以阴阳互为之根,人之气壮旺者,其血分自易充长。况人之脑髓神经,虽赖血以养之,尤赖胸中大气上升以 斡旋之。
  是以《内经》谓“上气不足,脑为之不满,耳为之苦鸣,头为之倾,目为之眩。” 所谓上气者,即胸 中大气上升于脑中者也。因上气不足,血之随气而注于脑者必少,而脑为之不满,其脑中贫血可知。且因上气 不足,不能斡旋其神经,血之注于脑者少,无以养其神经,于是而耳鸣、头倾、目眩,其人可忽至昏仆可知。
  由此知因脑部贫血以成内中风证者,原当峻补其胸中大气,俾大气充足,自能助血上升,且能斡旋其脑部,使 不至耳鸣、头倾、目眩也。
  是以此方不以当归为主药,而以黄芪为主药也。
  用龙眼肉者,因其味甘色赤,多含 津液,最能助当归以生血也。
  用鹿角胶者,因鹿之角原生于头顶督脉之上,督脉为脑髓之来源,故鹿角胶之性 善补脑髓。凡脑中血虚者,其脑髓亦必虚,用之以补脑髓,实可与补血之药相助为理也。
  用丹参、乳香、没药 者,因气血虚者,其经络多瘀滞,此于偏枯痿废亦颇有关系,加此通气活血之品,以化其经络之瘀滞,则偏枯 痿废者自易愈也。
  用甘松者,为其能助心房运动有力,以多输血于脑,且又为调养神经之要品,能引诸药至脑 以调养其神经也。
  用麝香、梅片者,取其香能通窍以开闭也。
  用制过马钱子者,取其能 动脑髓神经使之灵活也。
  甘松,即西药中之缬草,其气香,味微酸。《神农本草经》谓其治暴热、火疮、赤气、疥瘙、疽痔、马鞍、 热气。《名医别录》谓其治痈肿、浮肿、结热、风痹、不足、产后痛。甄权谓其治毒风、痹、破多年凝血, 能化脓为水,产后诸病,止腹痛、余疹、烦渴。大明谓其除血气心腹痛、破 结、催生、落胞、血晕、鼻血、 吐血、赤白带下、眼障膜、丹毒、排脓、补痿。西人则以为兴奋之品,善治心脏麻痹、霍乱转筋。东人又以为 镇静神经之特效药,用治癫狂、痫痉诸病。
盖为其气香,故善兴奋心脏,使不至于麻痹,而其馨香透窍之力, 亦自能开痹通瘀也。为其味酸,故能保安神经,使不至于妄行,而酸化软坚之力,又自能化多年之 结,使尽 消融也。至于其能补痿,能治霍乱转筋者,即心脏不麻痹,神经不妄行之功效外着者也。孰谓中西医理不相贯通哉?

张锡纯医案

加味补血汤:病案一

  高姓臾,年过六旬,渐觉两腿乏力,浸至时欲眩仆,神昏健忘。恐成痿废,求为延医。其脉微弱无力。为 制此方服之,连进十剂,两腿较前有力,健忘亦见愈,而仍有眩晕之时。再诊其脉,虽有起色,而仍不任重按。 遂于方中加野台参、天门冬各五钱,威灵仙一钱,连服二十余剂始愈。用威灵仙者,欲其运化参、 之补力, 使之灵活也。

加味补血汤:病案二

  门人张××曾治一人,年三十余。于季冬负重贸易,日行百余里,歇息时,又屡坐寒地。后觉腿疼,不能 行步,浸至卧床不能动转,周身筋骨似皆痿废,服诸药皆不效。张××治以加味补血汤,将方中乳香、没药皆改用六钱,又加净萸肉一两。数剂后,腿即不疼。又服十余剂,遂全愈。
按∶加味补血汤,原治内中风之气血两亏者,而略为变通, 即治腿疼如此效验,可谓善用成方者矣。

脚注
  1. 脑供血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