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解

  人之所有者,气与血也。气为阳气,流而不行者则易散,以阳病易治故也。血为阴血,蓄而不行者则难散,以阴病难治故也。血蓄于下,非大毒峻剂,则不能抵当其甚邪,故治蓄血曰抵当汤。

药物

  水蛭(君三十个炙熬) 虻虫(臣三十个去翅足熬) 桃仁(佐三十个去皮熬) 大黄(使三两去皮酒洗)

  上四味,锉如麻豆大,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渣,温服一升,未利再服。

方解

  水蛭味咸苦微寒。《黄帝内经》曰,咸胜血。血蓄于下,胜血者,必以咸为主。故以水蛭为君。
  虻虫味苦微寒。苦走血,血结不行,破血者必以苦为助,是以虻虫为臣。
  桃仁味苦甘平。肝者血之源,血聚则肝气燥。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散血缓急,是以桃仁为佐。
  大黄味苦寒。湿气在下,以苦泄之。血亦湿类也,荡血通热,是以大黄为使。

  四物相合,而方剂成。病与药对,药与病宜。虽苛毒重疾,必获全济之功矣。

共享方式

  该文章内容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如果您想引用本网站上的内容,请同时加上至本站的链接:http://heyttu.cn。请注意:严禁使用自动下载软体下载本网站的大量网页,违者自动屏蔽。